河内分分
河内分分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河内分分 > 服务项目 > 俄企逃离 瑞士中立国信誉扫地 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地位恐遭重创?

俄企逃离 瑞士中立国信誉扫地 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地位恐遭重创?

发布日期:2022-06-25 12:13    点击次数:54

  全球最重要的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是哪里?有人可能会说是伦敦,有人可能会认为是新加坡,但在不少人看来,瑞士或许才是过去半个多世纪来真正的“王者”……

  瑞士大宗商品贸易行业企业主要聚集在日内瓦及其周边地区,包括交易商、金融机构、商品检测和运输服务企业共400多家企业,形成着完整的产业集群。瑞士大宗商品贸易中心活跃着许多国际知名大宗商品贸易企业——包括鼎鼎大名的嘉能可、嘉吉、路易达孚、邦吉等等,他们或将全球总部设在瑞士,或在瑞士设有重要分支机构。

  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爆发以及冷战结束后,中东和俄罗斯的石油企业也纷纷来到瑞士开展业务。在巅峰时,俄罗斯超过四分之三的石油交易在瑞士完成。

  然而如今,这一切都可能因为今年2月爆发的俄乌冲突而发生微妙的改变,而其背后的一大原因便在于——在这场震惊全球的地缘危机中,瑞士这一传统意义上的“中立国”,正逐渐变得不再“中立”……

  当“中立国”不再中立

  尽管瑞士自始至终以中立国自居,不允许其武器被运往冲突地区,但在本轮俄乌危机中,该国依然跟随欧盟对一些被认为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大宗商品、银行和个人施加了越来越严格的制裁限制。

  瑞士政府在本月早些时候已表示,瑞士支持欧盟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实施包括石油禁运在内第六轮制裁的决定,其将“批准再对100多个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个人和实体实施制裁”。

  据德新社和塔斯社等的报道,尽管瑞士不是欧盟成员国,但该国已经参与了俄乌冲突以来欧盟的所有对俄制裁。

  瑞士国家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的一位发言人在采访表示,“联邦委员会宣布将采取(与欧盟)完全相同的行动,这将是计划的一部分。我们已把欧盟的所有制裁条例都纳入了瑞士的法律。”

  瑞士大宗商品贸易的真正兴起是在二战以后,在国际安全形势不稳定的背景下,许多东欧、亚洲和北非的大家族迁移到日内瓦附近定居和经商。20世纪初,伴随着世界最大的独立民间商品检验、测试和认证专业机构——瑞士通用公证行(SGS)的成立和壮大,进一步为在瑞士开展大宗商品贸易提供了便利。

  对许多坐落于瑞士大宗商品贸易企业而言,选择瑞士设立机构的主要原因包括:地处欧洲中心;政治、法律及社会环境稳定;低税率优惠;金融业发达等。其中,瑞士的中立国地位无疑便是一个明显的加分项,不仅本国政治环境稳定,而且与世界许多国家签有互免签证协议,便利了企业家的商务往来。

  但在今年,当西方因俄乌冲突而对俄罗斯发起一场“金融战”,“中立国”瑞士对于俄罗斯企业而言,却似乎与其他欧美经济体一样充满危险。

  渐进式的限制性制裁使俄罗斯国有企业在瑞开展业务变得举步维艰。一些企业自发的制裁也带来了巨大的麻烦——银行纷纷取消了对俄罗斯企业融资交易至关重要的信贷额度,而航运公司和保险公司也在切断它们的服务。

  如果瑞士跟随欧盟的第六轮制裁全面实施,这可能会进一步加大俄罗斯能源企业进行正常贸易活动的难度,并使瑞士在今年4月宣布的全面禁止对俄罗斯煤炭进行经纪、销售和提供金融服务的禁令,进一步扩展至更多领域。

  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学商品与贸易中心主任Wouter Jacobs表示,“俄罗斯和亚洲买家之间的能源贸易通常可能是由一家瑞士的大宗商品贸易公司完成的,并得到伦敦银行家的资金支持——但现在谁还愿意这么做?买卖双方很可能会因此转移到一个新的司法管辖区。”

  俄企纷纷从瑞士转投迪拜

  事实上,这样的迁徙行动已经开始——对于瑞士来说,在加入欧盟对俄的制裁行动后,俄企的离开注定已不可避免。而颇有可能深远影响全球大宗商品贸易版图的一个趋势是,这些离开瑞士的俄企目的地似乎也很统一:“中东明珠”迪拜!

  知情人士表示,俄罗斯国有能源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PJSC)的高管上月飞往迪拜,探讨成立一家贸易合资企业的想法。与此同时,俄罗斯第三大石油生产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 Neft PJSC)也在寻求扩大在迪拜的业务。

  另一家俄罗斯能源巨头卢克石油(Lukoil PJSC)旗下的销售和贸易公司Litasco SA也正在将一些俄罗斯贸易和运营人员从日内瓦迁往迪拜,并希望将迪拜作为该公司新的贸易中心枢纽,并已经在那里原有的少量人员的基础上“招兵买马”。卢克石油公司是俄罗斯第二大石油生产商。

  不光光是上述这些油气企业,此前曾长期在日内瓦设有驻点的俄罗斯谷物交易商Solaris Commodities上周也在迪拜开设了办事处。

  据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当前的欧盟制裁不包括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但由于瑞士的银行都在回避俄罗斯的大宗商品,不管这些商品是否会受到制裁,Solaris Commodities都发现获得融资的难度加大了。

  瑞士中北部的楚格州是全球重要的镍、钯、铝交易地,掌控着全球主要金属贸易命脉的嘉能可公司便座落在此。上世纪80年代,嘉能可创始人马克•里奇为躲避联邦起诉而逃离美国来到楚格,令这一地区名声大噪。然而如今,那里的俄罗斯大宗商品企业也开始把目光投向了中东。

  总部位于楚格的Suek AG是俄罗斯最大煤炭生产商的独家经销商,该公司计划在迪拜设立一家贸易公司。EuroChem Group AG是全球最大的化肥生产商之一,其大部分资产位于俄罗斯,该公司也将在迪拜成立一家合资企业。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这两家公司都是由俄罗斯亿万富翁、化肥业大亨Andrey Melnichenko所有。

  “中东明珠”正脱颖而出?

  上述的一切,都正为迪拜创造一个难得的机会,阿联酋没有对俄罗斯个人和实体实施过任何制裁,这也加剧了瑞士作为全球大宗商品交易中枢已经面临的竞争。

  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阿联酋便吸引了不少俄罗斯富豪的移居和资金流入,而如今,俄罗斯国有企业和私人大宗商品公司也正纷纷效仿。

  阿联酋已经为这一变化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近年来,阿联酋的银行已经成为国际大宗商品贸易融资的主力军,也是该行业最大的公司所发行的银团循环信贷设施中的常客。

  迪拜拥有众多的自由贸易区,毗邻中东能源生产商以及较低的税收,这些都已被证明具有吸引力,即使这座城市眼下与新加坡、伦敦、日内瓦等全球商品中心相比仍有差距。去年,迪拜多种商品交易中心与莫斯科商会共同举办了一场活动,旨在吸引俄罗斯企业在迪拜设立公司。

  伊拉斯姆斯大学的Jacobs表示,“到目前为止,相对于以往大宗商品业务更多以欧洲为中心的局面,中东和远东地区的重要性将会增加。”

  智库B’huth驻迪拜的全球事务主管Najla Al Qassimi则指出,“迪拜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大宗商品中心,有完善的基础设施、交通和服务来支持企业开展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