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内分分
河内分分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河内分分 > 服务项目 > 一个杨笠是不够的,但女性脱口秀红利不是那么好吃的

一个杨笠是不够的,但女性脱口秀红利不是那么好吃的

发布日期:2022-03-14 18:33    点击次数:86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师文静

近日,无论是脱口秀节目,还是脱口秀演员,都处于风口浪尖。在脱口秀不断地引发话题和关注度时,18位女星搭台唱戏的女性脱口秀节目《听姐说》开始播出。就像最近流行的女性题材剧一样,这档节目也想把热门女性话题一网打尽,通过女性视角和脱口秀形式,试图来呈现女性身上的焦虑、困境等。《听姐说》的优势是一下子蹭到了脱口秀、女性话题两个热点,但目前来看还是形式大于内容,这种以明星、话题取胜的“复合型综艺”要想好看,还得真正能在脱口秀内容下功夫。

脱口秀作为一门“冒犯”的艺术,当脱口秀演员的表演真的深入观众内心,说出听者的心声时,才会获得叫好声。金句频出、温柔中透着犀利的杨笠凭一己之力掀起了女性脱口秀的巨大浪花,她也因为性别议题而遭遇非议和冲击。如果真想让脱口秀这门艺术来承载女性表达,光有一个杨笠是不够的。观众期待更多的女性脱口秀演员、脱口秀综艺。《听姐说》这档节目可谓来得恰逢其时。

节目找来了18位30岁以上的女演员、女歌手,包括张凯丽、金铭、尚雯婕、应采儿、倪虹洁、黄小蕾、毛俊杰、张蓝心、莫小奇、王子文、热依扎、徐冬冬、阚清子、玲花等,围绕着自身和社会话题进行言说。首期节目大家的表演话题类似“我是谁”,演员一一上台调侃和陈述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女性话题。

比如,应采儿自嘲的是自己“没有代表作”,虽没作品但却是拥有两个孩子的“妈圈顶流”,代表作是自己的家庭,顺带聊了妈妈圈、育儿圈的一些梗。张蓝心的笑点是作为一个身高太高的女演员的尴尬,跟差不多身高的男性拍戏,剧组要给她挖个坑站坑里才行。鼓手石璐讲的是单身妈妈的遭遇和孩子的豁达。带着孩子拍戏的热依扎调侃的是当妈妈后的感受,“别的作品都挣钱,孩子这个作品太花钱了,‘后期’还要做一辈子。”

尚雯婕的梗是自己有社交恐惧症,王子文谈的是身高和绯闻。凯丽谈的是年龄问题,她十多年前接的角色就有孙子了,但她跟小演员商量开拍不能叫奶奶。“要忘记年龄,无拘无束地生活。奶奶也只是历史悠久的小宝贝。”倪虹洁的梗还是内衣女神和祝无双,别人说她不红是因为名字,“一红就结束了”,不如改名叫“倪大红”。

《听姐说》中的女性通过脱口秀乘风破浪来表达自己,这是值得肯定的一点。但这种表达其实不够深入,不够真诚,也不够有新意,只是说出了一些观众基本都知道、女明星最常遇到的问题,勇猛直爽的不多,热辣奔放的更是没有。只有徐冬冬点到了女性遭遇的“穿衣歧视”话题。其他演员的脱口秀稿件更注重抖机灵的笑梗,对女性的表达都在非常温柔、非常安全的范围之内。

所以看完这档节目前两期,会有一种感觉就是这档脱口秀节目太平了,大家是在吐露心声,而非在表演脱口秀,缺乏记忆点。通过节目淘汰战的“选题”也可以看出,节目的脱口秀话题很柔和,议题很软性。因为都是演员、歌手,而非专业脱口秀演员,节目中很多“姐姐”的表演还跟舞台水土不服,虽然主持人王自健一直喊着舞台很“炸”,但观众看到的更多是“尬”。

综艺圈有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喜欢跟风,大家一起把一类综艺彻底做得观众审美疲劳了才罢休。脱口秀确实需要千千万万个女性加入,不过需要的是能够代表普通女性心声的脱口秀演员。另外,网络一大批喜剧编剧给嘉宾写稿,让她们在舞台上表演念稿,这种节目算不算真正的脱口秀呢。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