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内分分
河内分分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河内分分 > 联系我们 > 俄乌冲突之下,马克龙的“连任之路”更顺了?

俄乌冲突之下,马克龙的“连任之路”更顺了?

发布日期:2022-03-31 18:00    点击次数:121

2017年5月14日,39岁的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正式就职,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近60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

 

近5年之后,马克龙将于今年4月迎来大选考验。若是最终赢得连任,他将成为近三任法国总统中首位赢得连任的总统。

 

多方分析认为,在俄乌冲突持续加剧、欧洲安全面临挑战的大背景下,第一任期表现可圈可点、目前仍在积极斡旋俄乌危机的马克龙赢得连任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可以说,一场突然爆发的俄乌冲突,让本就悬念不大的2022年法国总统选举局势更加明朗。

 

最后时刻加入选战

 

当地时间3月3日晚,马克龙通过多家法国媒体发布了《致法国人民的一封信》,正式宣布参加2022年总统选举,寻求第二个5年任期。

 

此时,距离法国宪法委员会规定的总统大选报名截止时间仅24小时。

 

当地时间3月3日,马克龙在一封致法国民众的公开信中宣布,他将参加定于今年4月举行的总统选举,寻求第二个总统任期。图/IC photo

 

法国总统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每届任期5年,最多可连任一次。本届大选首轮投票将于4月10日举行,若没有候选人在首轮投票中获得50%以上的绝对多数选票,得票率排名前两位的候选人将进入4月24日的第二轮投票。

 

据法新社报道,马克龙在公开信开篇直指法国过去5年面临的挑战——恐怖主义、新冠疫情、欧洲冲突等,称“法国鲜少面对如此多的危机”。他请求法国人民继续相信他、授予他新的任期,他将“回应世纪挑战”。

 

在正式宣布参选之前,外界一致认为马克龙必然会寻求连任。而他在最后时刻才宣布这一消息,各方反应不一。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其他总统候选人多次批评马克龙拖延宣布参选,指责其借此躲避选民对其过去5年任期的评判。

 

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助理研究员慕阳子认为,现任总统推迟宣布参选在法国历史上并不少见。她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指出,这一方面是为了凸显自己与其他候选人的不同,另一方面也避免过早加入“战局”,减少竞选消耗。

 

“除此之外,如马克龙本人所说,当前法国、欧洲面临众多危机,需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他需要将工作重心放在应对危机之上。”慕阳子称,“这也是他的竞选优势所在,作为现任总统,他可以直观地向选民呈现出解决危机的决心和行动”。

 

马克龙正式宣布参选后,法国2022年总统选举格局确定。除马克龙之外,还有11位候选人参与角逐,其中民调支持率靠前的候选人包括第三次参选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极右翼政党“收复失地”候选人泽穆尔,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极左翼政党“不屈的法兰西”候选人梅朗雄等。

 

当地时间3月7日,法国宪法委员会发布了法国2022年大选最终候选人名单,包含12名候选人。第一排第三位为伊达尔戈,第二排第二位为勒庞、第四位为梅朗雄,第三排第一位为佩克雷斯、第四位为泽穆尔,除马克龙外,这几位候选人备受关注。图/IC photo

 

据报道,马克龙在宣布竞选时表示,由于俄罗斯上月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这场总统选举可能变得不平常。“在这一背景下,我当然无法像原先设想的那样开展竞选活动”。

 

事实上,马克龙方面以忙于乌克兰危机和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工作为由,拒绝在第一轮投票前参加大选辩论。他表示,此前其他法国总统竞选连任时也没有与别的候选人辩论过。3月14日晚,马克龙虽然参加了由TF1频道主办的政纲阐述,但和其他7位候选人之间没有进行辩论。

 

马克龙拒绝参加辩论引发质疑。据法新社报道,法国参议院议长拉歇尔3月15日称,“总统不想真正成为候选人,不想参加竞选活动、不想参加辩论……只希望直接连任”,“如果没有做过竞选工作,当选后将会有合法性的问题”。但法国政府发言人阿塔尔表示,一旦可能,马克龙会参加竞选相关活动。

 

俄乌冲突下民调显著上升

 

马克龙宣布竞选连任的时机非常微妙。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马克龙的民调支持率出现了显著上升。

 

3月4日,法国2022年总统大选报名截止当天,法国民调公司BVA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马克龙在首轮投票中的支持率为29%,比2月下旬上升了5个百分点。而其余三位民调紧随其后的总统候选人,支持率都出现下降。其中,排名第二的勒庞支持率下降1.5个百分点至16%,泽穆尔和佩克雷斯支持率同为13%。

 

事实上,过去几个月来,马克龙的民调支持率一直遥遥领先。而2月底俄乌冲突爆发后,马克龙的支持率更是明显上升。BVA 3月11日公布的民调显示,马克龙的支持率再上升1个百分点,稳定在30%。

 

BVA3月11日公布的12位法国总统候选人第一轮投票中的支持率。图/IC photo

 

“对于本届法国总统选举而言,俄乌冲突是个明显的转折点。”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研究员彭姝祎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

 

彭姝祎指出,俄乌冲突前,马克龙的支持率大约为25%,其他三位紧随其后的候选人支持率在16%-18%左右;而俄乌冲突爆发后,马克龙支持率显著上升,目前达到30%左右。“从民调数据上来看,马克龙赢得连任的可能性非常大。”

 

俄乌冲突爆发后,此前就一直在斡旋俄乌危机的马克龙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人物之一。据欧洲政治新闻网(Politico)报道,过去一个月以来,马克龙已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十余次,试图缓和当前的危机。虽然迄今为止,马克龙的行动并未取得实质性的成果。

 

马克龙3月14日在参加法国TF1节目时谈到了他和普京的直接对话。他表示,“我不会和你们说我对结果满意,但我们需要继续(对话)”。2天前的3月12日,马克龙、德国总理朔尔茨和普京举行了三方电话会谈。但会后各方消息显示,此次通话仍然未能推动俄乌停火。

 

彭姝祎解释称,“过去几年来,马克龙一直试图在俄乌之间斡旋,虽然斡旋并不成功,俄乌冲突仍然爆发了,但法国民众对他积极参与斡旋还是持肯定态度的——法国人一直希望在欧洲起领导作用,马克龙的调停虽然受挫,但他保持着和俄罗斯的直接对话途径,这证明他有能力、有行动,因此仍然获得了众多法国民众的认可”。

 

慕阳子也表示,俄乌冲突之下,马克龙呈现出一种“战时总统”的形象,由此起到了“聚旗效应”,让他赢得连任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聚旗效应”指的是,面临战争或重大的民族危机时,国家领导人能在一定期限内获得很高的支持度,同时国内舆论会减少对现任政府的批判。

 

当地时间2月7日,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谈。图/IC photo

 

BVA 3月11日发布的民调显示,距离大选还有一个月左右,俄乌危机给大选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大。调查显示,63%的受访者担心俄乌战争会蔓延至法国本土,凸显了法国民众对俄乌危机的担忧。彭姝祎称,俄乌冲突对马克龙的支持率有明显推动作用,对其他几个候选人尤其是泽穆尔则有消极影响。

 

BVA报告称,在外交、军事、经济领域,马克龙获得的信任度都远高于其他候选人。尤其是对于俄乌冲突, 59%的法国民众称,他们相信马克龙若是获得连任,能够有效管控俄乌危机及其影响。相比之下,勒庞、佩克雷斯获得的信任度分别为31%、30%,梅郎雄和泽穆尔分别为23%和20%。

 

“法国人骨子里有一种崇尚强者的情怀,希望在危难之中出现一个力挽狂澜、具有强大光辉的政治家。马克龙目前就承载着这一期待,某种程度上是很多法国人的心理支柱。因此,今年大选的悬念应该比较小。”慕阳子表示。

 

据法新社报道,多家法国民调表示,马克龙将以第一轮投票支持率第一的身份进入第二轮投票,之后不管面对的是谁,他都将赢得大选。“乌克兰危机爆发前,马克龙就是明显的领跑者,现在这一局势更加明显。”法国智库让-约雷斯基金会(Jean-Jaures Foundation)专家Jeremie Peltier表示。

 

“可圈可点”的第一任期

 

时间回到5年前。

 

马克龙2017年5月14日在就职演说中曾表示,他将致力于弥合法国社会的分裂状态,建立更自信和强大的法国,“法兰西的力量不是在消退,而是处在一个伟大复兴的转折点”。

 

近5年的时间内,“改革者”马克龙的表现如何?欧洲政治新闻网(Politico)民调数据显示,马克龙2017年上台之初的满意度最高,达到50%以上。2018年末至2020年初,他的满意度降至低谷,最低时跌至25%,此后也一直徘徊于30%左右。

 

新冠疫情暴发后,马克龙的满意度反弹至40%以上,此后未再出现明显下跌。近段时间以来,他的满意度更是达到近几年来的最高值45%。美联社报道指出,马克龙近几个月来的支持率明显高于前总统奥朗德、萨科齐同期的支持率。

 

马克龙上台后民调满意度和不满意度变化。/Politico网站截图

 

“从民调数据上来看,近半数法国人认可马克龙的工作。可以说,马克龙的第一个任期整体表现是可圈可点的。”彭姝祎表示。她指出,法国近些年来面临的社会经济问题比较突出,因此它需要一个“强人”来改变这种状况。“目前来看,并没有看到比马克龙更适合给法国社会带去改变的人,因此很多民众希望他能连任”。

 

马克龙第一任期内最突出的成绩是在经济领域。他稳妥推进经济改革,法国去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7%,是法国近半个世纪以来的最高增幅;与此同时,法国失业率降至7.4%,是2008年以来最低水平。他还推出了税制改革、吸引外资、改革劳动力市场、深化退休制度和医保制度改革等,让法国经济在疫情危机下也有较好的表现。

 

不过,马克龙在改革过程中也存在一些不足,如未充分平衡各个群体的需求、改革比较仓促等。由此也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黄马甲运动”,这场运动开始于2018年11月,最初是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后期变为要求政府推进社会经济政治改革,迄今仍未停止。也是因为这场运动,马克龙的支持率一度跌至低谷。

 

“黄马甲运动”是马克龙上台后面临的最严重的执政危机,抗议爆发之初,许多人要求马克龙下台,指责他是“富人的总统”,有着浓浓的“精英主义”思想。此外,彭姝祎指出,马克龙将自己描述为中间派,这可能为他吸引了从左至右的中间派、温和派选民,但也有人指责他非左非右的做法是“骑墙”。

 

当地时间3月11日,法国凡尔赛,马克龙参加欧盟峰会非正式会议。图/IC photo

 

在欧洲层面,马克龙也如他所承诺的,一直在积极推动欧洲战略自主。慕阳子指出,马克龙过去几年将欧洲战略自主、欧洲主权的理念变成了一些具体的行动,获得了欧洲政治精英的认可。

 

在国际舞台上,马克龙积极推动法国、欧洲和其他方面进行对话,推行多边主义外交。譬如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增强在非洲和中东地区的存在感,提升法国和欧洲的地缘政治竞争力等。此外,马克龙积极推动全球在气候变化、抗击疫情等领域的合作。“不过,受制于法国和欧洲的实力限制,在面对美国、俄罗斯等大国时,马克龙在核心议题上的影响力还是比较有限。”慕阳子称。

 

巴黎政治大学教授Pascal Perrineau指出,“虽然他(马克龙)有点年轻,但他迄今为止做得还不错,同时受到聚旗效应的影响,(民众)不希望在乌克兰冲突持续之时冒险选择一位新总统”。

 

未来仍然挑战多多

 

44岁的马克龙“雄心”显然不止于第一个任期。

 

据法国24电视台(France24)报道,3月7日,马克龙参加了首场竞选连任活动。他表示,希望在新的总统任期内完成他在上一个任期尚未计划做的事情。

 

当地时间3月10日,法国巴黎近郊凡尔赛宫,欧盟峰会举行。图/IC photo

 

他在宣布参选时提出了多项未来工作目标,包括让法国在可再生能源、核能、农业等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摆脱对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的依赖;暗示将继续推进养老金改革、教育系统改革等。他呼吁民众和自己一起努力,将目前的危机转化为法国和欧洲新时代的起点。

 

据法国The Local网站报道,马克龙在3月3日晚宣布参选的信中并未直接提及俄乌冲突以及移民等问题。但分析认为,乌克兰危机及由此引发的难民问题、欧洲防务问题,将成为马克龙未来一段时间关注的焦点。

 

彭姝祎表示,传统上而言,法国大选的焦点议题都会是国内议题,如购买力、教育、医疗、社会福利等。“但今年大选正好碰到俄乌军事冲突爆发,由此引发的外交安保等问题更多地受到考虑,譬如如何处理俄乌危机、如何应对难民、能源短缺,如何应对欧洲安全面临的挑战等”。

 

马克龙3月7日在首场竞选活动中曾谈到备受关注的乌克兰局势。他表示,短期内,俄乌之间的冲突仍会继续,但他将继续与俄罗斯方面展开对话。同时,法国将尽可能地帮助安置乌克兰难民。

 

据法国24电视台15日报道,近段时间以来,抵达法国的乌克兰难民数量不断增加。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14日表示,大约13500名无家可归的乌克兰难民已进入法国领土,其中一些难民会前往其他国家,一些人会留在法国。法国目前正在积极接受这些难民,一些乌克兰儿童已进入法国学校开始上课。

 

联合国难民署3月15日消息称,自冲突爆发以来,已有超过300万乌克兰难民逃离该国。

 

“马克龙若是赢得连任,处理俄乌危机仍将是他的一个重点。”彭姝祎表示,俄乌危机由来已久,目前双方仍未达成停火,未来局势如何发展仍存在不确定性。而在“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新联合政府内部分歧明显,马克龙赢得连任后将在欧洲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是,如何继续推进国内改革、实现欧盟能源自主和战略自主,马克龙仍面临着诸多挑战。

 

慕阳子也指出,马克龙如果赢得连任,未来他“欧洲领导人”的身份可能会更加凸显。“因此,马克龙未来可能会在欧洲‘战略指南针’的指导下,积极打造一个统一的欧洲战略文化”。

 

实现欧洲战略自主是马克龙长期以来的追求。今年1月起,法国开始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1月19日,马克龙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时重申欧盟应实现战略自主,称要“创建一个独立的欧洲,有能力决定自己的未来,而不是依赖其他大国的决定”。

 

当地时间3月11日,法国凡尔赛,欧盟峰会非正式会议第二天,马克龙发表讲话。图/IC photo

 

3月11日,欧盟峰会非正式会议结束后发表了《凡尔赛声明》,称欧盟将从三个方面应对俄乌冲突带来的挑战,包括提高欧洲防务能力,减少能源方面的对外依赖,建立更坚固的经济基础等。马克龙表示,欧盟将于5月份形成一份防务战略文件。

 

“马克龙的执政理念是三位一体的,第一个层次是国内改革,第二个层次是欧洲建设,第三个层次是大国外交。”慕阳子表示,“若是获得连任,整体上马克龙可能会继续从这三个层次推进执政。但是,欧洲实现战略自主无法一蹴而就,法国及欧盟在一些国际议题上的影响力也有待提高。”

 

此外,“随着国际局势和地区格局的变化,未来法国和欧洲的内外政策是否会做出一些调整,仍需要持续关注。”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张磊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