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内分分
河内分分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河内分分 > 媒体报道 > 欧洲低碳投资机遇和风险

欧洲低碳投资机遇和风险

发布日期:2022-03-17 17:19    点击次数:197

想当应对气候变化领导者 需要建立创新产品供应链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 木

为纪念《巴黎协定》达成五周年,联合国及有关国家倡议举办的2020气候雄心峰会在12月12日召开。峰会召开前后,多国公布自己的减排新目标,其中欧盟在11日宣布,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要比1990年降低至少55%。德国电视一台评论称,“欧洲经济将进入低碳时代!”未来,欧盟将投入超过1.8万亿欧元用于疫后经济复苏,其中近四成资金将进入与低碳转型目标直接相关的领域。德国汉堡经济学者尤恩·卡斯普尔对《环球时报》表示:“中国和欧洲在应对气候变化上都有长期目标,双方在碳排放合作上也越来越紧密。中资在欧洲投资应找准切入点。”

中欧减排合作潜力大

在12日举行的2020气候雄心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中国力争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此前一天,欧盟27个成员国达成一项得来不易的协议,决定将区内在2030年减少温室气体净排放量的目标,由原本1990年水平的40%,提高至最少55%。会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自信地表示:“欧洲是应对气候变化的领导者。”

“碳中和也是欧洲史上最大的经济项目。”卡斯普尔说,为达成2030年的目标,欧盟将至少需要投资 3万亿欧元,尤其是建筑、工业、电力和交通部门的投资最大。这一投资的一部分资金来自欧盟委员会的2021-2027 年“多年度财政框架”(MFF)和2021-2024年“下一代欧盟”(NGE)的预算,总额高达1.85万亿欧元。

除了欧盟的投资外,各国也有一揽子方案来推动“低碳经济”。德国未来几年预算的23%-31%将分配给与气候相关的领域,包括削减增值税、下调电价以及对面向未来的技术创新提供补贴等措施。法国的措施非常细致,比如推出产品生态评分,评分将出现在产品外包装上,标准涵盖在产品制造过程中使用的电力清洁程度等方面。延长电子设备使用寿命5至15年,也可以降低对气候的影响。

“碳捕捉”也是生意

“低碳经济的投资范围非常广,但也有先后之分。按照欧盟的规划,2021年到2030年是低碳经济的成熟阶段。”卡斯普尔指出,中国企业要参与欧洲低碳经济投资,一个关键领域就是低碳化基础设施。

今年8月,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从开发商X-Elio手中购买500兆瓦投资组合项目的方式进入西班牙太阳能市场。2011年,该集团就已经购买了葡萄牙电力公司21%的股份,随后又通过购买风力项目开发商Moray Offshore Renewables的股份进入苏格兰市场。德国《经济周刊》估计,10年间中国企业对欧洲可再生能源的投资高达近百亿欧元。

第二条途径是建立工厂或分公司。生产充电桩的智充科技就是其中一家。2017年12月,智充科技在汉堡建立欧洲总部,开始为欧洲国家提供充电桩。今年11月,蜂巢能源宣布,将在德国投资20亿欧元建立欧洲电池生产基地,年产达30万至50万台电动汽车所需的电池。

第三条途径则是开拓新的“去碳化”技术。比如,挪威清洁能源集团SARGAS等欧洲公司正致力于CCS技术,也就是碳捕捉和存储以及利用技术的研究与开发。SARGAS还用船将液化后的二氧化碳运送到位于北海的油田,注入到油田底部,增加产油量。

荷兰皇家壳牌公司也在积极地进行碳捕捉尝试。在鹿特丹附近地区集中着数千个温室花房,花农们将经过净化的二氧化碳注入花房帮助他们的植物生长。而这些二氧化碳直接来自于壳牌位于鹿特丹佩尔尼斯的炼油厂。这项努力可以将炼油厂的废气排放减少8%,且还能为公司盈利。

这样的新技术还有不少。比如,英国公司Pavegen在伦敦的公共场所安装了产电板块,行人走在上面就能“发电”;德国企业Heliatek正生产有机光伏薄膜,可贴在几乎任何一种墙面上,直接生产建筑物所需电力(如上图)。

第四条途径,参与欧洲传统产业的转型。比如欧洲各石油企业正在转型发电集团,旗下加油站则变身“充电站”,还布局零售业务。建材行业需要更多的低碳材料,使得钢铁企业用氢作为能源生产。这些行业转型中蕴藏着各种商机。

跨越“碳边界”

“投资低碳经济的风险也很高。”卡斯普尔举例说,比如,项目需要庞大的资金,投资周期比较长,需要完善的供应链等。不过,这些对一般投资者来说的风险,对中国投资者却是一种优势。

相比这些传统风险,卡斯普尔认为,中国投资者更需要在碳交易上汲取更多的专业知识。未来,不管是投资还是与欧洲做生意,都需要掌握更多碳交易知识。

《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欧盟碳交易市场(简称EU-ETS)从2005年起正式启动,其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为目的建立的市场机制。EU-ETS规划了四个阶段,2021年至2030年为第四个阶段。根据其“市场稳定储备”政策,EU-ETS每年发放的碳排放许可上限预计逐年减少。这意味着,欧洲的相关企业都有碳排放的配额,超过配额就必须购买碳排放的额度。比如今年3月中旬,欧洲的碳排放价格为每吨15欧元,到目前已经超过25欧元。

欧盟目前正在制定政策,计划建立“碳边界”调节机制,该机制将打击那些来自“不尊重国际气候目标”国家的进口商,保护那些被要求减少“碳足迹”的欧洲企业,免受欧洲大陆以外“碳倾销”的影响。欧盟认为,“碳边界”调节机制很可能会使外国企业参与欧洲的“排放限额交易”制度,该制度对“碳排放”给出一个由市场决定的价格。但冯德莱恩认为,欧盟与其“惩罚进口商”,不如“鼓励我们的贸易伙伴,与我们合作,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造福所有人”。

卡斯普尔建议,中国企业未来参与欧洲生意,应该做好产品的碳足迹。从资源开采、零部件制造、成品制造,到产品离开公司大门过程产生的碳排放,都应降到最低。▲